贰灵灵灵灵灵灵灵

盗墓/APH/LL,耀厨联五厨,all耀/深爱露中!杂食,but露相关只吃露中´_>`透明到变成玻璃。目前在瓢虫少女划水(白嫖 )。

Cupcake 【猫瓢】

小甜饼 猫瓢
#老夫老妻设定
#采用英语译名
#ooc有


艾俊在快走到楼下时抬头看了看自家窗户,果不其然,他们的卧室窗户透出暖暖的黄光。
在寒风凛冽的冬天,看到家中温暖的灯光应该是令人放松而舒心的。
——前提是,现在的时间不是巴黎时间凌晨4点。
艾俊感觉自己差点儿气得岔气儿,他的公主,果然,果然还是没睡。
他在电梯里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努力使家门前的自己有一张温和的脸——他可不能对公主不高兴。
随着防盗门被打开,玄幻处小小的灯散发出的暖黄光晕从门缝中泄露出来。艾俊踩下脚上的皮鞋,扶着墙往客厅一看,啊。
他的姑娘正抱着数位板,裹着小毛毯靠在柔软的沙发里,茶几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已经进入了省电模式,这说明姑娘睡着至少有半个多小时了。笔记本旁是已经凉了的饭菜,从米粒的轻微焦黑来看,这些饭热了估计有四五次了。
艾俊合上黑屏的笔记本,又把数位板从玛丽娜手中轻轻拿出,再小心地把即将掉在地上的数位笔从姑娘虚握着的左手中抽出,收了起来。他的迷糊已经摔了不知几根笔了。
最近他有一套写真急着出版,然而中途服装质量和版式出了大大小小各种问题,发售在即,所有人都加班加点的工作着。结束的那一刻艾俊感觉酸痛僵硬的脸和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可他分明记得,他在六个小时前就在休息的空隙打了电话,嘱咐了玛丽内特至少十遍的,“先睡”“早睡”“先休息”,他绝对不希望他的女士累着。
艾俊现在沙发前看着呼吸均匀的玛丽内特,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
显然这没有什么用。
好吧,也不是第一次了。
无论怎么样,无论艾俊几点回来,他总能看到玛丽内特在客厅等着他回来。同居结婚七年来,一直如此。
对于这个问题,他苦口婆心劝了他的公主不下百次。每次公主也都答应的好好的,而下次加班回到家,看到的还是沙发上抱着数位板,脸上反着电视机蓝光的玛丽娜。
美其名曰赶稿。
不,我并不记得你有什么很急的单子。
他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

哎……
他把他的心肝儿温柔地抱起,动作轻柔地像捧起一团羽毛。然后他用身子轻轻撞开虚掩着的卧室门,背对着卧室倒着退进去。
——因为卧室的灯亮着,他怕他的宝贝儿被灯光亮醒,他的影子可以遮挡一些光。
然后他抱着玛丽,艰难的抬腿,用脚关掉了卧室灯——小迷糊啥时候能记得关灯啊。
他把他的珍宝慢慢放在床上,然后盖上被子,小心翼翼地退出卧室,去解决客厅茶几上剩下的饭菜。

等他吃完回到卧室,已经快凌晨五点了,漫长的冬夜使天空中暂无光亮。
床上的公主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从被子中探出一个蓬乱的黑色脑袋,声音模模糊糊像蒙了层纱,“回来啦…快睡吧……”
艾俊心疼又好笑地叹了口气,脱掉拖鞋钻进满是玛丽娜的气息和体温的被窝。
这是他的姑娘,他的心肝儿,他的公主,他的挚爱。
他何德何能。
他亲了亲玛丽娜柔软温热的面颊。

“I love you , my cupcake.”


End



肠胃炎到失去意识,大冷天千万不能乱吃。
我需要甜饼干的治愈。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