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灵灵灵灵灵灵灵

盗墓/APH/LL,耀厨联五厨,all耀/深爱露中!杂食,but露相关只吃露中´_>`透明到变成玻璃。目前在瓢虫少女划水(白嫖 )。

我知道我很久没发东西了我有超多脑洞但是对不起白嫖太开心了……

Cupcake 【猫瓢】

小甜饼 猫瓢
#老夫老妻设定
#采用英语译名
#ooc有


艾俊在快走到楼下时抬头看了看自家窗户,果不其然,他们的卧室窗户透出暖暖的黄光。
在寒风凛冽的冬天,看到家中温暖的灯光应该是令人放松而舒心的。
——前提是,现在的时间不是巴黎时间凌晨4点。
艾俊感觉自己差点儿气得岔气儿,他的公主,果然,果然还是没睡。
他在电梯里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努力使家门前的自己有一张温和的脸——他可不能对公主不高兴。
随着防盗门被打开,玄幻处小小的灯散发出的暖黄光晕从门缝中泄露出来。艾俊踩下脚上的皮鞋,扶着墙往客厅一看,啊。
他的姑娘正抱着数位板,裹着小毛毯靠在柔软的沙发里,茶几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已经进入了省电模式,这说明姑娘睡着至少有半个多小时了。笔记本旁是已经凉了的饭菜,从米粒的轻微焦黑来看,这些饭热了估计有四五次了。
艾俊合上黑屏的笔记本,又把数位板从玛丽娜手中轻轻拿出,再小心地把即将掉在地上的数位笔从姑娘虚握着的左手中抽出,收了起来。他的迷糊已经摔了不知几根笔了。
最近他有一套写真急着出版,然而中途服装质量和版式出了大大小小各种问题,发售在即,所有人都加班加点的工作着。结束的那一刻艾俊感觉酸痛僵硬的脸和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可他分明记得,他在六个小时前就在休息的空隙打了电话,嘱咐了玛丽内特至少十遍的,“先睡”“早睡”“先休息”,他绝对不希望他的女士累着。
艾俊现在沙发前看着呼吸均匀的玛丽内特,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
显然这没有什么用。
好吧,也不是第一次了。
无论怎么样,无论艾俊几点回来,他总能看到玛丽内特在客厅等着他回来。同居结婚七年来,一直如此。
对于这个问题,他苦口婆心劝了他的公主不下百次。每次公主也都答应的好好的,而下次加班回到家,看到的还是沙发上抱着数位板,脸上反着电视机蓝光的玛丽娜。
美其名曰赶稿。
不,我并不记得你有什么很急的单子。
他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

哎……
他把他的心肝儿温柔地抱起,动作轻柔地像捧起一团羽毛。然后他用身子轻轻撞开虚掩着的卧室门,背对着卧室倒着退进去。
——因为卧室的灯亮着,他怕他的宝贝儿被灯光亮醒,他的影子可以遮挡一些光。
然后他抱着玛丽,艰难的抬腿,用脚关掉了卧室灯——小迷糊啥时候能记得关灯啊。
他把他的珍宝慢慢放在床上,然后盖上被子,小心翼翼地退出卧室,去解决客厅茶几上剩下的饭菜。

等他吃完回到卧室,已经快凌晨五点了,漫长的冬夜使天空中暂无光亮。
床上的公主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从被子中探出一个蓬乱的黑色脑袋,声音模模糊糊像蒙了层纱,“回来啦…快睡吧……”
艾俊心疼又好笑地叹了口气,脱掉拖鞋钻进满是玛丽娜的气息和体温的被窝。
这是他的姑娘,他的心肝儿,他的公主,他的挚爱。
他何德何能。
他亲了亲玛丽娜柔软温热的面颊。

“I love you , my cupcake.”


End



肠胃炎到失去意识,大冷天千万不能乱吃。
我需要甜饼干的治愈。

【猫瓢】醋

#猫瓢
#ooc严重注意
#15分钟瞎打尝试
#换成了美版中文译名(因为字数少(bushi))
#已交往设定


艾俊本来是很喜欢体育课的,在学校里痛快地运动流汗是他放纵自己的方式,比在家里待着要舒服得多。
可他现在不那么喜欢了,尤其看到玛丽内特穿着运动装的短裤短袖,白皙柔嫩的肌肤,线条匀称好看的胳膊,修长的腿裸露在外——嘿,他发誓,他不是什么喜欢吃醋的猫,他也并不是很想在意那些个围在他的女士周围的男生——哦lady!你该学会保护自己!别让那家伙离你那么近!!
啊——见鬼。
艾俊简直想把手里的篮球砸出去,向着隔壁班来搭讪他的小可爱的臭东西。
嘿!你的眼睛在看哪儿!!阿雅怎么还不来把公主带走!!!princess ,离他远点儿啊!
哦该死的,鬼知道烦恼而恼怒的猫儿有多想公开他们的关系,可是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工作时,他的好姑娘,好搭档,都坚决划清情感与理智的界限。让青春期的少年面对甜蜜的诱惑,却只能看着而不能尝上一口,这太残忍了。
艾俊几乎要像猫儿一样发出不满的呜叫,幽绿的眸子里盛满了哀怨。
他知道他知道,这对他们俩都好,可说真的,他还是很想念那个会红着脸面对他支支吾吾的甜心。
好吧,不管怎么样,他都很喜欢就是了。


“Adrien!你在想什么?班赛要开始了!”
远处的金向他招呼一声。
玛丽内特也听到了这一声呼喊,转向他,绽开一个堪比草莓奶昔般清甜可爱的笑,清澈的海蓝色眼中漾着满满的欢喜。

哦天啊。
艾俊受到致命一击。
他低着头运球进场,试图掩饰自己脸上的红晕。
艾俊很在状态,第一个三分进框后他看向观众席,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身影,正挥舞着小胳膊给他加油。
吃醋的不快一下清除得干干净净,他忍不住回以一个灿烂的笑。
嘿嘿。
糟糕,根本忍不住笑啊。


End


众人:真当我们瞎吗。
打完发现不止15分钟(:3_ヽ)_20多分钟了
换成了简体输入法(:3_ヽ)_看着清爽多了。
(;´༎ຶД༎ຶ`)想看他们结婚啊。

我好希望我会画画……(;´༎ຶД༎ຶ`)
我为什么不会画画……(;´༎ຶД༎ຶ`)
他真的可爱……

Confusion 混亂 【貓瓢】


#大型ooc現場
#ooc異常嚴重注意
#輸入法是繁體懶得改過來所以可能造成閱讀不便見諒
#第一篇貓瓢還不大找得到感覺,難吃見諒
#通篇意味不明
#十二集還沒看於是luka是瞎寫的見諒
#英語是為了(並不存在的)感覺,語法tan90°
#以上,如果可以請下翻

瑪麗娜沒成想,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她只是來圖書館做義工整理圖書,碰巧遇到了露卡,就隨意一邊工作一邊閒聊了兩句。不知這個少年為何越聊臉越紅,正想問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就被對方抓住了手,看著對方含情脈脈的眼睛收到了表白。
……哎?
她眨眨藍汪汪的眼,還不知應當說什麼,就看到了經過一旁略顯震驚的阿德里安。
哦天啊。
瑪麗娜就看著心上人好看的碧色眸瞪大了一下,露出一個不知為何顯得有些假的笑,擺擺手,飛快地說了一句抱歉,跑開了。
上帝啊。瑪麗娜心裡咯噔一聲,阿德里安誤會了。
露卡還抓著自己的手,可她的心已經跟著阿德里安一起跑了。
天啊天啊阿德里安要是覺得我喜歡露卡從此再也不肯接近我怎麼辦就算他知道了我沒有和露卡在一起但覺得我是個渣女該怎麼辦——
「Marinette?」露卡的呼喚在頭頂響起。
「Ah……Luka,emm ……infact ,er,I mean ,I …」瑪麗娜結結巴巴,不知該怎麼拒絕這個滿懷真情的少年。
「She already has a boyfriend. 」一個語氣不善的聲音突然插進來,瑪麗娜和露卡都一愣,抬頭一看,在書櫃頂上蹲著,臉上滿是不悅的,可不是黑貓?
敏捷的貓兒從櫃子上一躍而下,擋在瑪麗娜和露卡中間,用幽綠的眼瞪著露卡。
而露卡面對這個不速之客,同樣感到些許不悅,他的眼神越過黑貓,直勾勾的盯著瑪麗娜那張無措的微微泛紅的臉,「Really ?But I didn't hear about that .」
「Cause I'm her boyfriend.」
黑貓衝口而出。然後三人都是一愣。
「Marinette,is that true?」
「Er …」瑪麗娜愣住了,看看黑貓又看看露卡,不知該說什麼。
少年的臉上暗淡下來,露卡重重嘆了一口氣,「Well…I'm sorry about what I said.」
「No…!It isn't your fault…I'm sorry …」
「It's really doesn't matter.」露卡扯出一個笑,失落地走了。
被無視許久的黑貓有些不快,但露卡的離開讓他松了口氣,轉身牽起瑪麗娜的手,輕輕一吻,「 Morning,princess」
「Why did you lie ?」瑪麗娜任他牽著手,微微皺眉。
黑貓一怔,眨了眨眼,心說
咋,難道要我說我其實喜歡Ladybug 但我他媽也不知道咋了看到那小子跟你表白特別不爽不爽到想揍他所以腦子一抽變了身跑過來?
「You look troubled, lady.」
瑪麗娜歪了歪頭,懶得計較太多,畢竟黑貓確實幫她解了圍,便不由流露出面對搭檔的親切,抽回手揉了揉黑貓的金髮。「Thank you my little kitty.」
「My pleasure. 」黑貓笑嘻嘻,露出一口白牙。
鬼知道他現在心裡一團亂麻。
他深愛著ladybug ,這毋庸置疑。然而面對這個在自己眼前總是倉皇無措面頰緋紅的女孩兒,他卻難以移開視線,甚至在看到她被表白時,他感到了憤怒。
難道他其實是個渣男?難道他對他的ladybug 不忠?他所認為的真切而深沈的愛實際上沒有那麼重要?
可憐的小貓已經要瘋了。
「I have to go,Paris is waiting for me.」還是先離開吧。
貓兒向藍眼睛的姑娘飛去一個wink,在得到姑娘揮手作別後從一旁的窗戶跳了出去。

瑪麗娜目送黑貓離開,而後把手頭的工作扔到一邊,拎起小挎包就跑。
啊啊,阿德里安呢……一定要解釋清楚!
她剛拐過一個書架,就撞上了人。
「Oppose !I'm sorry ……Adrien?」她忙著道歉,一抬頭卻撞進一片碧綠中。
阿德里安向坐在地上的她伸出手「That's my fault ,are you OK ?」
瑪麗娜紅著臉拉住那只修長漂亮的手站起來,「Ah…yep,of course ,thank you …er,I mean ——」
見鬼,又來了,她舌頭又打結了。
天啊不,道歉不是重點,她是要解釋清楚啊!
「 Oh Adrien, Luka and I just friends…」她深吸口氣,忘了自己還牽著人家的手,鼓足了勇氣開口。
啊我這樣肯定很奇怪人家為什麼要在意你啊……!
瑪麗娜自我厭棄地低下頭,看到了還牽著人家的自己的手。
……!
她如同抓到燙手山芋般松開手,又一次道歉「Oh sorry! I,I didn't pay attention ……」
「Never mind.」阿德里安對著她溫柔地笑開,瑪麗娜感覺自己看到了天使,腦子也因為天使的光輝而當機。
以至於阿德里安如何笑著向她道別,如何離開,她都沒發覺。
反應過來時,阿德里安已經沒影了。
……啊,天啊。
她崩潰地靠在書架上,還來不及嘆氣,又因為差點兒碰倒書架而再次一陣手忙腳亂。
我可真失敗。姑娘想。

可阿德里安才是最難受的。
他到底喜歡誰?
那個勇敢聰慧,臨危不亂的ladybug ,還是陽光可愛,善良羞澀的瑪麗娜?
啊……
看著青春期煩惱的少年,普拉格搖著頭聳了聳肩,不厚道的笑出了聲。


End



還是第一次在老福特發文emmm

_(´ཀ`」 ∠)_ ​​​叫我爛尾王謝謝。本來只是想寫甜餅,不知怎麼成了這種奇怪的東西。
想寫的也沒寫出來,就這樣吧_(´ཀ`」 ∠)_ ​​​
輕噴,謝謝_(´ཀ`」 ∠)_ ​​​
求他們趕緊相認然後結婚。我永遠喜歡Chat Noir

季节大概是秋分啦w

路边的野花也是很好看的w
老早之前拍的了

还有不到一个月。马上。
11年了。